十六岁的夏天高一抒情散文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短篇散文
摘要

蝉还在刺耳,一种受不了的节奏,好想孤寂在墙角,捂住双耳,装着什么都听不到,任娇阳暴晒我的外壳,燃烧了我的烦躁,也许这本来就是一个躁动的季节,有太多忍受不了,脑中是充满气的瓶子塞上木塞,堵塞它的,不知道”> <meta http-equiv="Cache-Control" content="no-siteapp

十六岁的夏天高一抒情散文

  蝉还在刺耳,一种受不了的节奏,好想孤寂在墙角,捂住双耳,装着什么都听不到,任娇阳暴晒我的外壳,燃烧了我的烦躁,也许这本来就是一个躁动的季节,有太多忍受不了,脑中是充满气的瓶子塞上木塞,堵塞它的,不知道是夏天的'躁动,还是内心本来的起伏不定。十六岁,这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季节,走过了,好像很虚无,不知道剩下了什么,一抹淡茶,一缕清新,可我分明从我的神情中看到一丝憔悴,虽没有苍颜白发,眼神中掠过尽是苍凉,风抓起的长发迷乱了眼,我干脆把它剪掉,及腰长发换来齐耳,我睡了一觉,醒来后,看着镜子,我不认识了自己,想着无所谓了,不如趁此机会重新认识一下,我向镜子中的我伸出了手:“你好,我是姜华昕!”

  “姜华昕?我还是姜华昕吗?以前那个阳光、朝气的青春女孩?可我现在呢?表情去哪里了?哪里呢?“镜中的我应该不懂。我还是不要问了吧。

  也许,我该喜欢冬天,享受安静和纯洁,冰封我的内心,可我又觉得那白太刺眼,白的太纯粹,容不下一点瑕疵,我总是不能被满足,结果是我被所有抛弃,一切都不会是太完美,我亦不是如此,我想学着改变,却拿着固执是我的天性的借口搪塞,我想学着坚持,无奈总是常立志不立长志,我想摆脱从高中来的自卑,可老师的爱理不理让我招架不住,不知所措,来到新集体,从前的凤毛麟角只变成了凡凡一般,怎么才能出众?我当然知道该努力,可谁能告诉我,该如何坚持,我实在是没有了信心,也许有人会说,这该问你自己,是,该问我自己,这本来就是我的原因,要怪只能怪我自己,也许每个人都是这样,不过有些人能制止自己罢了,而为什么我不能?我该好好思考一下。

  朋友,不要像我一样,如果你看到这篇文章,一定要骄傲的说:”啊哈,我的十六岁很快乐,很丰富,这不过是调料,只是放在了不合适的菜上。“

  我该面向阳光!我的十六岁!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